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聚焦中冶 > 专题活动 > 最美中冶人
全国技术能手、全国劳模——赵宗合
来源:中国一冶集团 作者:中国一冶集团 发布时间:2015年09月29日 访问量:
+ . -

  电焊和艺术,本不是一个概念;电焊工与艺术家,更是风马牛不相及。然而赵宗合的一双巧手却让它们完美融合,在闪烁的弧光间,结晶出一幅幅堪称艺术的焊接作品。

  这些作品,既不在宣纸上,也不在画框中,它们在鳞次栉比的广厦上,在纵横交错的阡陌中。它们承上启下,它们天衣无缝,它们让万千高楼林立,它们让钢铁巨人雄起。它们是企业和谐发展的悠扬旋律,它们是成就人生价值的神来之笔,它们是践行伟大中国梦的最美画卷。

  从当初那个只求“养活自己”的青涩小伙,到如今的全国劳模、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技术能手获得者,赵宗合心中那份对焊接的“痴情”却始终不变,用执着的“工匠精神”,在一个看似“下里巴人”的电焊岗位上,谱写了出一段“阳春白雪”式的人生。

  “干什么都要干出个样子”

  1976年,赵宗合出生于黑龙江宁安。牡丹江、黑土地,用20年岁月滋养出了一个地道的东北小伙——棱角分明的五官、1米8的个头儿,让走在大街上的赵宗合有着骄人的回头率。

  赵宗合从小就对新鲜事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,瓶瓶罐罐、敲敲打打,总是“闲不下来”,打从幼儿园起,折纸、搭积木都表现出不一样的灵巧。赵宗合不无自豪地说:“只要是跟动手有关的课程,我都能‘玩得转’。”

  高中毕业后,赵宗合在当地一家建筑材料厂当起了维修工。有一天,单位从省城请来了两位焊接师傅开展技术指导。赵宗合连面罩都没戴,透过手指缝观摩起师傅的一招一式,看入了迷。“懂技术的人真是太帅了!”正当赵宗合折服于师傅们的技艺时,一通电话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  电话那头,是远在武汉的姐姐——“宗合,我们单位现在急缺电焊工,你想不想来试试?”赵宗合听完浑身一激灵,踏着新千年的鼓点,登上了开往江城的列车。

  焊接,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件苦差事,但在赵宗合眼里,却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,当他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工作服,踏入生产车间,却面临着一个意想不到的挑战。

  从小在凉爽北国长大的赵宗合,至今仍对“火炉”武汉的夏天心有余悸——“这里的最低气温都能赶上家乡那边的最高气温了!”白天的“火爆”自不用说,就连每天夜里,极高的空气湿度在热力的作用下,也产生了“桑拿”式的效果。“我真是到了武汉才知道什么叫痱子。”赵宗合说,那阵子自己每天晚上最多只能睡3个小时,刚上床就必须不停用凉水打湿的毛巾擦身子。

  开弓没有回头箭。即便出现严重的水土不服,赵宗合也从未有过打退堂鼓的念头。“小时候,母亲总教育我,干什么事情都要干出个样子,不求扬名立万,但求无愧于心。”

  赵宗合说,自己是打心眼里喜欢焊接,也正是有了这份爱好,工作中吃再多苦,受再多累都觉得值。每当工友们下班回家时,车间里属于赵宗合的那盏灯却总是亮到深夜。多年来,他总是主动找工作环境最差、焊接难度最大的岗位去进行挑战,工作面很小时,他这1米8的大个头一蹲进去就很难转身,特别憋气,可越是这样,越是激发他的征服欲望。

  焊接技术是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,焊接工位就是必须捍卫的“主场”——这就是赵宗合始终坚持的信念。

  从一线工人到“智造人才”

  焊接,是一项融理论知识与实践经验于一身的技术活。想成才,既需要自身的努力和天分,同时也离不开“高人指点”。

  对于“拜师”,赵宗合有着一套独特的见解,他认为学技术不仅要“拜师”,更要会“偷师”,但凡是有本事可供学习之人,都称得上是师父。

  说起赵宗合的“导师团”,可谓是星光闪耀,刘祝伟、王金龙、徐幼清、殷凤清,无一不是公司内部乃至省、市焊接领域的风云人物。而这些响当当的高级技师们也成为了赵宗合的学习榜样,每一次与与他们的同台作业,赵宗合都视作难得的学习良机。
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任何高超精湛的技艺都是通过刻苦和努力得来的。赵宗合说,一个构件,往往每人焊条缝,趁着行车翻面的间隙,他就会迅速地跑过去看几位师父焊接的效果,揣摩焊接操作中运用的技巧,有样学样,不断改进自己的手法。四位师父带一个徒弟,赵宗合像一块海绵,置身于知识的海洋,吸取了焊接技术的精华,功力突飞猛进,在公司焊接团队中崭露头角,也成为了各项急难险重焊接战役里的“常客”。

  2005年,在武汉市二环线工程制造中,赵宗合第一次接触到箱型梁的焊接。好装备铺垫出好工艺。为此,公司专门购进了双丝埋弧焊机、龙门式埋弧焊机、悬臂式埋弧焊机等一批先进的大型焊接设备。开始,出现了许多问题,比如构件焊穿、焊歪、夹渣、焊渣难以清理、焊缝盖面成型差等,经过几天的细心摸索和探讨研究,赵宗合会同其他焊工,终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他采取优化焊接工序的方法,使焊接效率提高近三分之一。

  赵宗合在工作中善于创意,经常琢磨焊接技术改进方法。经过摸索与实践,他对埋弧自动焊的送丝机构进行了改进,节省了更换焊丝的时间,为提高劳动生产率做出了不菲的贡献。在印度ESSAR工程、武钢博物馆工程、武昌火车站等工程中,他焊出来的成品不仅外观成形好,还减少了焊材的使用量。

  此时,赵宗合已经堪称公司焊接领域的“王牌选手”,但实操技能越来越娴熟的他发现,自己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“瓶颈”。“有时候工友问我一些技术问题,尽管我能凭着经验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,却没法讲出个道道来。”

  知其然,更要知其所以然,为了攻克“瓶颈”,赵宗合一改“沾书就困”的毛病,不仅自学完了一个电焊工应知的理论书籍,更在理论学习的过程中,发现并总结了一套适合本单位工程特点的焊接工艺。2011年12月,赵宗合参与设计的《焊接培训管板试件焊接气体背保护方法及装置》和《焊接培训管状试件焊接气体背保护方法及装置》两项装置获国家发明专利,填补了国内此项空白。

  据统计,由赵宗合提出的技术革新,为企业创造直接经济效益超过200万元。他把平凡的焊接工作当做毕生追求的事业,也走出了一条从一线工人到“智造人才”的成长之路。

  “焊缝就是我的‘脸面’”

  “不管做什么事情,用心和不用心,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自己。”跟赵宗合相处久了,就会发现他的一言一行都散发着一股极具魅力的“工匠气质”。

  百年大计,质量为先。多年来,赵宗合先后参加大大小小工程近百项,焊缝总长度超过万米,却没有出现过任何严重的质量问题,同事们都说,只要经了赵宗合的手,那就是“免检产品”。

  凭借日臻精湛的技术,赵宗合成为了中国一冶乃至湖北省焊接领域的一面旗帜。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,多次参加省市级、国家级比赛,屡获殊荣:全国冶金建设行业技术能手、第四届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个人总分第15名、全国技术能手……随手一列,都是令人“妒忌”的成绩,这也让赵宗合的身份,从一名普通工人,变成了中国一冶焊接培训中心的高级指导教练。

  海到尽头天是岸,山高绝顶人为峰。面对一系列足以“功成身退”的荣誉,赵宗合却朝着焊接艺术制高点,吹响了冲锋号。

  生得一副英武俊俏面容的赵宗合,对“美”字也有着几近苛刻的追求——“焊缝就是焊工的‘脸面’,不仅要质量过硬,更要力求外表成型美观。”赵宗合表示,从事焊接十余载,早已习惯了家里、单位“两点一线”式的生活,平时也没有啥特别的兴趣爱好。对他而言,最大的乐趣,就是不断雕琢自己的技术,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,享受焊接作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。

  电焊看似简单,实际上却融合了电学、力学、材料学等多项基础理论知识。“这世上绝对不会有两条完全一样的焊缝。”想焊得好,奥妙就在于把握电流大小、电压高低、焊枪角度、速度快慢间那份精密而微妙的平衡。

  嗞嗞的电流声间,母材因焊弧热而融化,形成具有一定几何形状的液态金属——熔池,冷却后,在表面张力的作用下产生天然的“鱼鳞状”波纹。这种波纹,正是衡量焊接外观质量的关键因素。

  为了追求焊缝外观细节的极致完美,赵宗合真的是“蛮拼的”,说到这一点,他的徒弟们最有发言权:

  ——“赵老师平日里就是个‘好好先生’,啥事儿都好商量,但只要是和焊接相关的问题,他从来都是寸步不让。”

  ——“别说出现焊接质量问题了,哪怕是外观有一点不好看,他都不会放过,一出问题比我们还急。”

  ——“在赵老师的字典里,从来就没有‘差不多行了’这几个字!”

  ——“一开始我也不理解赵老师,能达到规定的质量要求不就够了,何必在外观上吹毛求疵?直到我看到了那块焊接试件……”

  徒弟口中的试件,摆在培训中心一进门最显眼的位置,那光滑、闪亮的焊缝,均匀、细密的“鱼鳞纹”,即便是给一个完全不懂焊接的普通人,也能一眼看出这是名副其实的“精品”。

  “这外观齐整到像是机是器人焊出来似的!”徒弟们总喜欢拿这块试件开玩笑:“你说,这得是多‘变态’的家伙才有功夫焊成这样?”

  没错,这正是赵宗合的作品,一块从内到外无可挑剔的完美样板。

  2015年4月,赵宗合被授予“全国劳动模范”荣誉称号,从一个没文凭、没技术、没背景的“三无青年”,到取得中国工人阶级最高荣誉的“焊接大拿”,赵宗合成了实现“中国梦”的活例子。他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,置身于一个伟大的时代,每个人都有“出彩”的机会。

分享到:

中冶微信号

轻推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